厉害了我的中国少年 国手勇夺国际奥数金牌

[来源] 广州日报
[时间] 2017-07-27

2017年7月12日~23日,第58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IMO)在巴西举行。全世界115个国家及地区623名顶级选手逐鹿里约热内卢。最终中国的数学少年国手们以159分的成绩获得团队总分第二名。其中,来自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任秋宇、何天成分别以中国队内第1名和第4名的成绩,双双获得金牌。今年9月,他们将进入北大数院学习,继续在数学上的征程。

遭遇“史上最难”试题

IMO是代表国际中学生数学最高水平的竞赛,目前每个参赛国可派出最多6位参赛选手、一名领队、一名副领队和观察员。参赛者必须在比赛时未满20周岁,最高学历为中学,每名选手参加IMO的次数没有限制。据悉,中国队此次获得了五金一银的佳绩。

IMO试卷由6道题目组成,每题7分,满分42分,25分是金牌线。赛事分两日进行,参赛者有4.5小时来解决3道问题,所有题目不超出公认的中学数学课程范围,一般分为代数、几何、数论和组合数学四大类。原则上,IMO不鼓励选手利用超出中学范畴的数学知识与工具解决问题(但并没有明确限制)。而今年的试题堪称史上最难,其中的第3题,全球600多名顶尖高手中,只有7人得分,其中只有两人拿满了7分。在中国队内成绩第一的任秋宇说,今年的比赛题目比较怪异,在以往的模拟考和选拔赛中,他在第二题上基本不会耗费太多精力,但这次考试,自己在第二题就卡壳了。“我很顺利地用了半个多小时解出了第一题后,就卡在第二题了,想了一个小时都没有头绪。”何天成则表示,自己能做出来的题目都做得比较顺,没有“慢慢磨”的过程,但一开始没有头绪的题,绞尽脑汁也还是没有想出来。“虽然拿了金牌,但就个人而言,感觉自己发挥得不是特别好。”何天成说。

进入国家队要经过耗时半年的选拔

对于两名载誉归来的“国手”,华附老校长朱子平连称“太不容易了”。“他们在去年就已经被北大数院录取了,但是为了参加比赛、为国争光,始终没有松懈过,甚至在同学们都已经结束高考彻底放松了以后,他们还在继续奋斗。”朱子平说。

想要成为奥数“国手”,要经历耗时半年的选拔。首先是2016年开始的全国数学联赛。广东省从大约1000名奥数尖子中,选拔出了15人组成广东省队参赛,全国各地的参赛选手加起来约为三四百人,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比拼,选出前六十名,进入国家集训队。今年三月,集训队在上海复旦大学附中进行为期近一个月的集训学习和选拔考试。整个考试采取“马拉松式”赛制,二十多天的时间里分两轮考试,最终选出6名优胜者进入国家队。

在进入国家队后的三个多月里,他们在广州和北京分别进行了两次培训,总共历时一个月。华师附中数学竞赛组教练韦吉珠介绍,今年国家队在集训上做出了一些调整,辅导老师全部都是曾经的IMO奖牌获得者。最后一个月从上海转战北京的间隙,还让孩子们回家休整一段时间,好轻装上阵。“我们最后阶段的集训是在北京大学里,以调整状态为主。临出发的一两天,教练就已经开始让我们倒时差了。”何天成说,在特别困的时候,教练还给大家放了《里约大冒险》,靠着看电影熬过了困点。实践证明这招很管用,大家到了巴西后,很快就适应了时差。

奥数天才爱运动 冬天也时常穿短袖

数学尖子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总是一副书呆子的形象。事实上,包括任秋宇和何天成在内,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学天才,有很多都是“活宝”。任秋宇除了数学好,给人的另外一个深刻印象,就是不怕冷。他毅力非凡,众多学生避之不及的长跑,却是他的最爱,每天晚上都要跑上3000米,久而久之成了华附数一数二的长跑高手,同时还练就了一个好身板,冬天里时常穿着短袖,成为校园里一道“异样的风景”。而何天成更是有过在国外酒店里找不到筷子,用牙刷捞方便面吃的“创举”。任秋宇说,在巴西时,自己和一名尼泊尔选手接触得比较多,彼此还留了微信。“这名选手很主动很热情,当然这也得益于他英语好,我也决定好好学习英语。”

中国学生数学之强在全世界有目共睹,虽然中国队从20世纪80年代才开始参加IMO,但是获得团体第一和金牌第一的次数都居榜首。有意思的是,今年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等队都有华裔队员的身影,并且是占了大多数。

与两名金牌选手一同亮相的,还有华附新校长姚训琪。对于这两枚金牌的取得,姚训琪表示,这体现了华附在广东乃至全国在基础教育中的分量。未来,华附将继续注重对学生身体、人格、意志力、耐挫力、责任意识等方面的培养。“像这两名同学,一个练长跑,一个打篮球,身体素质都特别好。一场比赛四个半小时,身体不好搞不了奥数。”姚训琪说。